黄金荣晚年为何在“上海大世界”门口扫大街

蒋介石毕恭毕敬的给黄金荣磕了三个头,仅仅一年多后,黄金荣扫街照就传到国内外。其实所谓扫街不过是打卡摆拍,没扫几天,毕竟是八十多岁的人了,扫街照片一出,波及面太广,国内外报纸大肆报道,考虑到影响对当时形势来说具有两面性,所以就停止了黄金荣的“工作”,毕竟当时的政策倾向是宽待为主,安定为主,平稳过度为主,当然,汉奸什么的不在优抚之列,虽有特例,但属少数,比如孙殿英,而黄金荣在上海日据期间,安心做宅男,从不出头,更不给日本人做事,以至于养小弟都费劲。想想,反差还真大,就在一年多以前,“委座”还亲自登门拜寿,以表对黄金荣这个“前恩师”的尊重,所以47年黄金荣的80大寿(虚岁)是张灯结彩,锣鼓喧天,一是黄金荣庆生,二是光耀门楣的庆祝,古今混世界的人能等到最高“元首”登门拜寿的,几乎是没有,太给面子。从心态上来说,黄金荣也需要显摆显摆了,对杜月笙的后来居上,黄一直是耿耿于怀的,正好趁此扬眉吐气。老蒋也对得起他,把黄金荣扶到正座太师椅后,随便从旁边座位抻个椅垫放到地上,恭恭敬敬的给黄金荣磕了三个头,黄金荣拦都拦不住,连忙说鞠躬足够了,足够了。他俩的前尘往事举国皆知,但是自北伐后,黄金荣就退帖了,再没有什么名义上的瓜葛。啥事呢,暗杀事件,在80大寿的前一年,黄金荣收到一份礼物,700年的野山参黄金荣也舍不得吃,所以就转赠给蒋介石,他不知道的是,他的心腹、负责送礼的人赵九高是民国第一杀手王亚樵的铁杆兄弟,为避祸才投奔了黄金荣,时值王亚樵10年死祭,赵九高将人参泡在了无色无味的毒药中,然后晾干才送去蒋介石府邸,但在切片的时候,被人发现人参做过手脚,化验之下黑锅就落到了黄金荣头上。黄金荣亲自押送赵九高向蒋介石交人并负荆请罪,赵九高被枪毙后,黄金荣又碍于江湖道义去给赵九高扫墓,所以两人之间有些间隙,蒋介石后来也想开了,他也混过社会知道帮派这套规矩,再说当初没有黄金荣,一屁股两肋债的蒋介石没命活着离开上海,趁着黄金荣80大寿,头都磕了,这事就算是揭过去了。当然这只是不去香港和台湾的原因之一,黄金荣还是担心清算,时值当时,他也不想过多的掺和到政治中去,当时不单台湾,老蒋在香港也有其人脉和势力,所以台港,黄金荣哪儿都不去。不单如此,45年还有过杜黄联合拆台老蒋禁毒的事情,那事因内战不了了之,谁知道哪天又想起来再另行清算,其实在老蒋心中,杜月笙更遭恨。上海解放前,李志清“帮”黄金荣搬了次家,值钱的东西被洗劫一空,一说是黄金荣自己乐意,毕竟李不老,还有扑腾、享受的机会,总之黄金荣自此,毛干爪净,一文不名。杜月笙跑到香港去,虽然也穷,但是还有点余财,逃命足够了,黄金荣跑到香港谁养他呢,他的“事业”都在上海,他的大世界刚续租10年,那是他最大的家当,这份财产他难以割舍,以至于临死还在念叨,大世界可能保不住了。杜月笙虽然劝过黄金荣,但是黄金荣顺坡爬,找杜月笙借20万美金,杜月笙当时全部家当估计也没这数,还有一大家人要养,所以没借,事实证明,杜月笙并非不仗义,他死前只有11万美元财产可分。解放军的接管事务繁忙,但即便这样,对一直宅在家里的黄金荣,军管会也请示过处理意见,综合了大家的意见给予批示,黄金荣确实罪大恶极,但是别人都跑了,他不跑证明对这个国家,黄还是有感情的,而且在解放之初就将自己几百门徒的名单交给了解放军,有了这份名单,门徒们才没敢乱动,为稳定局势做出了一定贡献,也表达了黄支持解放军的心意,闭门不问外事更是不抱以敌意,我们就暂时“不动他”。但是上海很多市民并不知道这事,纷纷要求政府法办甚至枪毙黄金荣,听到人民的心声,杜宣受命马上行动起来,来到了黄府,虽然有几十人镇场,但黄金荣还是湿了裤子,连“名义上是孙子,其实是儿子”都跟政府交代了(和儿媳不轨,有了孩子)自称杀过人,绑过票,贩过毒,卖过人,无恶不作,多谢国家宽大给了次机会。后来又在各大报纸发布自白书认罪,诚心改过,扫街这事有两面性,正面意义是让广大人民看到了罪行累累的黄金荣受到了惩罚,另一面,如果下手太重某些可争取力量会彷徨甚至抵触,所以仅仅几天不了了之,国家的大度不是没有回报的,比如李宗仁这类人都是看到国家言而有信才回国的。黄的担心不是多余的,我写东西的时候也总是提醒我自己,别总拿别人当傻子,黄金荣之所以不去,不可能仅仅是猜测自己会受到苛待,对自己的位置,黄金荣了解的很清楚,别看蒋介石现在恭恭敬敬的,其实呢:抗战胜利后的一段时间,老蒋在国内施行了一套稳定政治、经济方面的举措,有一部分都被杜、黄破坏了,即便老蒋既往不咎,但是到台湾再搞这么一出戏咋办,扬刀立威之下,黄是有可能被祭旗的,而且当时港台不比内地,黄金荣并没有根基,他还敢自己圈占围场子?那老蒋可没法放过他。老蒋说的夜壶,说的是杜月笙这类人,其中也包括黄金荣,能被利用的话不会好过,用不上······那就更不好过。53年,在四大金刚和五虎将这些黄金荣的嫡系势力被清除后,黄金荣完全放弃了保住财产的期盼,岁数大了,长期压力之下,一泄劲就完了,高烧无法退。

以上就是关于" 黄金荣晚年为何在“上海大世界”门口扫大街 "的全部内容,更多内容敬请关注狮金网!

免责声明:此页面内容包含的任何观点、行情、分析、报价等任何建议仅供参考,据此交易风险自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