沱牌舍得人事变动的背后 业绩增长步履维艰目标遥远(沱牌舍得股票)

最近,白酒市场的价格上涨已经导致五粮液,泸州老窖和郎酒成为热点。与上述公司不同,沱牌舍得成为热点是由于最近的内部人员调整。为什么简单的人事变动引起关注?这可能与沱牌舍得管理有关。
几天前,四川沱牌舍得营销有限公司总经理吴健因个人原因辞职。他被公司总经理李强,公司总经理和营销公司总经理所取代。这时,吴健是一年多前营销公司的总经理。
虽然吴健在辞去市场营销公司总经理职务后担任公司营销战略决策委员会成员,并继续履行葡萄酒行业总监的职责,但总经理不可避免。营销公司会让李强兼任吗?是否受到业绩压力的迫使。
根据2018年年报,舍得酒行业收入22.12亿元,同比增长35.02%;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约为3.42亿元,同比增长138.05%。乍一看,它也是一份精美的成绩单,但如果你深入研究它,就不难发现隐藏的危机。
根据运营商的财务网络,与2017年相比,2018年舍得酒业的销售成本增加了27.18%,达到6.1亿元,运营成本比上年增长了45%。从营销公司总部搬到北京时,销售费用的增加可能注定要失败。
2018年3月,公司总部搬迁到北京,以“培养更好的营销精英”,但当时还有一种说法是天洋控股是为了促进进一步的管理和整合。
一方面,销售费用的增加表明我们愿意关注营销,但另一方面,这么大的营销效果如何?比较财务报告数据,不难发现超过600万的营销费用,换取的利润仅为3.42亿元。我不知道在营销公司总部搬迁后,有多少精英被招募来研究如何花费6亿元人民币。
吴健进入了与当时天洋控股有限公司有关的意愿,但现在他的立场变化并不知道这是否与天洋控股的承诺有关。但是,从外界来看,经过几年的重组,品牌的表现确实有所提升,但升级的速度有点慢。
早在2015年,该公司就被转让给了天阳控股集团,后者也间接控制了上市公司。不出所料,在天洋控股进入公司后不久,它为公司的高级管理人员进行了大量的交流。那时,它引起了一场大风暴。
值得一提的是,天洋控股在收购该公司股份时与当地政府签署了履约协议。 2018年和2020年分别实现收入50亿元和80亿元。这个口号大声喊叫,这对灵感有好处,但实际效果并不一定令人满意。事实上,在2015年和2016年,公司已经提高了20亿元的经营目标,但实际上2015年的收入为11.56亿元,2016年的收入为14.62亿元。此外,2017年的收入还没有超过20亿元。
虽然年度表现确实增加了,而且目标越来越近,但中间的差距仍然不小。业内人士认为,吴健辞去营销公司总经理职务,不排除对业绩的压力。公开信息还显示,公司2019年第一季度的收入为6.97亿元,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约为1亿元。

以上就是关于" 沱牌舍得人事变动的背后 业绩增长步履维艰目标遥远(沱牌舍得股票) "的全部内容,更多内容敬请关注狮金网!

免责声明:此页面内容包含的任何观点、行情、分析、报价等任何建议仅供参考,据此交易风险自担。